此博更新丿苏日常x

想要回来写文
却不知道从何开始
还有这么多的宝宝们fo
真的又开心有愧疚

【丿啃】搜查一课小伙计和歌舞伎演员的事(4)

其实很早就写好大部分的这篇
今天才迟迟补上结尾变成能(凑)发(够)的(一)内(千)容(字)
------------------------------------------
突如其来的陌生号码让出了一身冷汗的经之原不知所措,“别担心嘛,”电话那头的男人仍谈笑风生,“健酱还生龙活虎呢。”就是电视剧里很熟悉的桥段,听筒搁到三宅健耳边,井之原听到对方似乎在很刻意地压着自己的气息。
他还勉强地笑着说,“请别担心呀井之原先生,我等您来接我。”

“他听起来,太奇怪了。”

血从三宅健栗色的前发滴到地上,他抱着身子缩成一团,疼痛从身体的每一寸赶出来,那些西装革履的人早不见了踪影。

“又让你姗姗来迟,才是他们那些小人的目的。”

沾了血的口腔呼着压抑的气,三宅健头挨着井之原的胸膛还是勉强地扬起嘴角。



绑架三宅健的几个人很快被警方找到,只是再往上级搜查仍需费一些功夫,审问的时候最和善的井之原也屡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揪着对方的衣领喊着一些有的没的。不知道是井之原向三宅健隐瞒了什么,还是三宅健把小秘密一点一点藏起来不想井之原再靠近这个案子,似乎几天后一切又恢复正常,只是三宅健需要请一段时间的假陪他的猫,顺便养好自己的伤。



那只捡来的猫还是那么生龙活虎,三宅健进门的时候她仍好奇地从阳台穿过房间到门口来,然后领着三宅健去阳台铲屎。
那天晚上三宅健赶小猫去睡觉,虽然只是随口地“快去睡觉吧,大家都睡啦”这样的话,可喵酱真的踩着步子一步三回头有些不舍地去了阳台有自己窝的地方。

“井之原先生她她她能听懂我说的话了!!!”

有点忘记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他给他最想告诉的人打了电话。

“他是你的猫呀当然总会听你的话。”

话筒那边传来井之原小而温柔的声音。
以及紧接着,石川伦子小姐疑问的话语。

三宅健停顿了一会儿,还是继续说,
“那我想试一试,你再来的时候她还会不会死缠烂打要跟你走嘛。”

“好啊,我明天去。”

心脏在三宅健放下电话之后才有存在的感觉了。



打开门的时候那只小猫还是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满身好奇地快步奔向井之原,蹭着他的裤脚顽皮地倒在地上像是在做什么表演。井之原抬起头看三宅健的时候,发现对方正翘着腿侧在沙发边上,轻轻歪着头微眯着眼看向自己。
“你别这样啊,我会害羞呀。”
“哦,”大概风情万种就是这样的感觉吗,没有舞台上的凌厉夸张,剩下全世界最最最有魅力的形状。



然后他笑了,笑得那盆雏菊都想早几个月开花。




TBC.

【丿啃】搜查一课小伙计和歌舞伎演员的事(3)

忽然的有很多想写的
后面可能会ooc和有点赤鸡
看不下去也不要勉强啦😔
------------------------------------------
“您又过来干什么啊!”
因为过会要去剧场于是穿上和服的三宅健看着自己的小猫兴奋地从阳台跑出来奔向素未谋面的井之原还是小小嫉妒地撇了撇嘴。
井之原赶忙矫健地侧进房间堵上门不让猫溜出去,谁知这只小奶猫停在井之原脚边,伸出脑袋蹭上井之原的西裤。

“她很喜欢你呢。”

井之原沉下身子把猫像婴儿一样抱在怀里,踩掉皮鞋大摇大摆地进了玄关。
“什么时候您跟我这样没大没小了呀。”



雏菊在窗台默默地舒展开小叶子。
与往常不同的是井之原这次带了案子来,“关于渡边先生您还有什么其他了解吗?”
“那老家伙的情夫?”三宅健皱起眉,“嗯,你说什么‘危险生意’呀。”
三宅健说话简洁明了,使井之原没费什么力气就得到了十分重要的情报,本来谏山宫的案子并不复杂,但从渡边的反应来看他似乎想快点为自己定罪让这件事彻底画上句号,这让包括井之原在内的搜查一课的警官们十分在意,加之最近东京都内再次兴起的枪击案件,让事态又严峻起来。渡边参与贩卖枪支的活动为时不久,本来是能剧演员。而这件事复杂之处在于虽然日本的黑社会和艺能界往来密切,可调查至此始终没有出现任何黑道组织的影子,一级一级追根溯源十分困难。

“我只是听那老头提过一次,酒喝高了我问他怎么最近总有钱来料亭,他说渡边那家伙带他做了危险的生意,我只是不想多事没有追问,如果你们有必要知道自然会再来找我。”


小奶猫就在暖炉旁立着。



“那段时间,谏山宫还找外面的师傅给我做了三十斤的衣服,虽然,真的是很漂亮。”
“诶衣服有这么重的吗?那能撑得起身材应该很好吧”
三宅健本能地身子向后侧,行灯袴让青年的腿不自觉地并在一起,显得格外娇羞了。
“稍微看一下不行吗?”井之原开起玩笑。
“不可以啦!!!”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机会。



井之原出门的时候三宅健问他明天是否还来,井之原又高兴又懊恼,“现在就要去外地。”

隔天井之原得知三宅健所在的剧场后台人不多的休息室发生了入侵事件,非常有准备地行动,摄像头只记录了匆匆的灰影,三宅健不见了,留下凌乱的化妆台。



听话的井之原这才开始听三宅健那天传给自己的语音文件,是渡边信一和某组织的谈话录音。



阴雨绵绵的云层中井之原甚至觉得自己现在跑步都比飞机快,成年以后他还不记得自己哭过。

似乎是三宅健一下浇了太多水, 雏菊有点无精打采,猫粮还十分充足,猫咪像沾了一点黑芝麻粉的糯米团圆滚滚地一直跟着井之原。

井之原忽然想起什么,急急忙忙打开手机的共享定位。


“你不觉得共享GPS很浪漫吗?”
“我干啥要跟你共享定位啊!”


太好了,井之原感动地要哭出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空荡荡的地图多了一条歪歪扭扭拐进乡野的线,可很快井之原又担心起来,手机一定是被挟持他的人收缴了,是否会发现他的定位呢……他当然来不及考虑,只跳上车往那个不曾听过的地方赶去。



“井之原先生,您忘记关定位了。”





TBC.

【丿啃】搜查一课小伙计和歌舞伎演员的事(2)

有日子没更新了
差点要说服自己这篇其实是一篇即决呢
抱歉啦🙇
------------------------------------------
“我知道啊笨蛋!”
虽然男人被同性夸好看大多数人的反应都会是“哈?!”,可作为歌舞伎演员的三宅健似乎是听惯了这样平凡的赞美而显得不太耐烦,他没有在意井之原惊慌失措的木讷表情,正皱着眉头准备关上门继续享受自己难得的连休时对方修长而厚实的手灵敏地抵住了门锁的地方。
三宅健叹了口气,“您要进来喝杯茶吗?”



井之原一直在惊讶,惊讶三宅健的家怎么这样明快又科技,惊讶房间里新奇特别的家居摆设,惊讶这样精致娇嗔的三宅健竟然是最近才役女方的,惊讶已经小有名气的他的师傅竟然比自己的年纪都小……



或许是作为刑警的自觉,井之原对无意间瞥到的珍重地摆放在书柜里的花种很感兴趣,似乎三宅健这样时尚的年轻人并不会自己栽培植物,于是随口问了一句,得到的只是三宅健模棱两可地回答:“我就不能种花啦!”

“可以可以,”
哦,
“我对种雏菊很有经验的,老家有花园呢。”
原来是送人的呀。

“那要请您多教教我了!!!”大概是因为屡次扔掉的枯萎的花,原本不温不火的三宅健突然热情了起来,藏起了世故的眼睛,咧开嘴露出天真的笑。



总是神经大条的井之原变得敏感起来,不管自己是不是在多想,他一个人自顾自地低落起来。

想健这样可爱又聪明的男孩子,会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井之原放下手上捧着的,甚至都舍不得再多抿一口的因为有他的气息的茶。

十五分钟前三宅健接了一通电话,从那以后他仿佛就忘了家里还有一位客人的事儿,井之原听不清阳台上三宅健的话,只觉得三宅健和对方说话时的声音里满是自己从未感受过的温柔。
所以他终归识趣儿地走开。
“井之原先生,下次要教我种花呀!”三宅健捂住电话听筒,像井之原小声嘱咐着。



起码是种花也好,总算有了个正当的理由和喜欢的人见面嘛!
井之原安慰着自己。
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看不到未来的单恋开始了。



这之后很多天两人都没有任何联系,到了夏末三宅健的演出活动更多了,连休已经是十分奢侈甚至不可能的事情;井之原也一直在深入调查一个枪支走私组织而忙的不可开交,对他来说最难熬的不是忍受压力和地下组织斗智斗勇,而是追击嫌犯时路过有三宅健海报的热闹剧场时没法进去远远地看看他。
可能他又收到了贵妇为他量身定制的高档羽织,可能他又被观众邀请去自己望尘莫及的料亭谈心,可能他的雏菊种子已经悄悄发了芽,可能他也在闲暇之余见到了自己心仪的对象……

“我能怎么办呀,只要一停下来就在想你的事。”

只有三宅健自己知道,他喜欢的人是何等滥情和不在意自己,那天雨下得很大,三宅健抹着眼泪抱上刚发芽的小雏菊出了家门,在花园的草丛间碰到一只瑟瑟发抖的流浪猫才忘了扔花的事儿。
那是只刚出生两三个月的白色野猫,眼睛的颜色不一样,头上连着耳朵的地方有两错了灰毛,粉粉的鼻子上有一小块黑斑,不是什么高贵的品种,却极其讨三宅健的喜欢。
可小猫似乎并不很喜欢三宅健,作为主人健也不在意这些,他喜欢在终于闲下来的时候把自己和猫都关在一间空荡荡的和室里,铺上褥子放块枕头,他望着猫猫也盯着他过一下午……



有一天猫遇到了井之原,就像是生前从未见过这样温暖的人一般。



------------------------------------------
有点匆忙!
关于猫子的描写之后有空可能还会补几句><
谢谢大家看到这儿
TBC.🍊


【丿啃】搜查一课小伙计和歌舞伎演员的事

设定如题
没做什么功课就开始写了Bug肯定是有的
希望以后能成长起来🍊
害羞地发出来请有兴趣的宝宝们过目😳
------------------------------------------
头次跑现场的井之原战战兢兢地随搜查一课的同事携枪进入歌舞伎剧场的后台,说实话有点被眼前的场景吓到。
一位还擦抹着脂粉的面容姣好的歌舞伎演员若无其事地站在倒下的中年男性的尸体旁。
在抵达现场之前搜查一课已经了解到死者是最近才迎来事业上升期的风流剧作家谏山宫。



“谁……谁报的警?”
虽然这种初步判定仅是头部被镇纸击中致死的尸体外观并不可怕,井之原或许还是由于第一次真实地体验而紧张得不知所措。
歌舞伎青年轻轻抬起头瞥了一眼井之原,睫毛下面的眼睛仿佛对身边发生的命案没有一丝兴趣,他没有说话。
“警官先生,是我报的警。”一位自称姓村上的太太迎过来,据她所说自己是这座剧场的管理人之一。
“那这位是……?”井之原的同僚青柳终也看不下去这般缓慢的进度,忙指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子询问。
“是我们的演员三宅健先生,我想你们总会查出死去的谏山先生生前交往的各种人,刚好三宅先生被谏山先生约来后台见面,就留下他在这里等候警官先生的审问。”

至此,那个姓三宅的人没吭一声。
井之原很好奇,越是这样,他越想跟他说上句话。

“啊这样,那请三宅先生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了。”
井之原呆呆地看着三宅健被青柳引着上了警车,死去的谏山宫也经法医检查后抬回局里,他还在原地,暗暗惊叹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美丽的人。



虽然歌舞伎早就是很体面的职业了,但是像三宅健年纪不大又貌美的演员总还是会受到业内人士的关注,或者被猜测令人遐想的关系,警官在询问的时候也或多或少透露出希望得知他与谏山宫是否存在更近一步的交往。

坐在对面的三宅健察觉得很快,他只是略微扬起嘴角。
“他是我的金主之一,我们没有上过床。”
这突如其来的直接让警官们都哑口无言,应不应该相信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只是井之原偷偷地如释重负。



案子很快就查清了,谏山宫的确对三宅健怀有他意,三宅健深知这一点但又不得不为了获得最适合自己的表演创意而与其来往,谏山宫嫉妒心极强的情夫发现了这一点,本想威胁三宅健而偷偷来到后台竟扑了个空,而自己鬼鬼祟祟的行为被谏山宫撞见,争执之中发生了命案。



因为调查笔录而三番五次地拜访三宅健住所的井之原早已对那个地方熟门熟路,他一遍一遍地想三宅健私下的样子,在家的时候三宅健偶尔穿普通的睡衣套装,偶尔只是白T和黑裤子……井之原想看到他更多的样子,想告诉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悄悄地再次跑到这条街道。

三宅健总有些忙,常常在各个剧场和交流会奔波,以往井之原的拜访总需要提前联系,只是这次他迫不及待地趁着周末莽莽撞撞一人前行。

在穿着不应季的白色高领毛衣少年推开门不耐烦地看着井之原惊慌失措的面孔时,
“你真的好好看。”

井之原脱口而出,邮桶也比不上他脸颊的红。




------------------------------------------
忘了自己之前写的最后有没有TBC了
总之现在还是TBC!
晚安啦😴

【丿啃】小井的告白书

今天也是起名废的熙 随便看看就好😂
好久不见的短短的丿啃!
非常忐忑不安 希望不要太被讨厌😥
多亏了@什么都没有 给了我继续写丿啃的勇气和信心><🍻
------------------------------
三宅健终于在井之原快彦三番五次的邀请下舍得同意一起去迪士尼度过周末了。
健酱不想小井开车一起去了,说是有阴影。嘛,其实是害羞吧。

如果没有三年前刚上高三的三宅健迷迷糊糊被后辈冈田准一在其实并不闲暇的工作日中午拉去图书馆,和阔别已久的井之原偶然地再次见面,也不会存在两人之间又默默相信着什么再走到一起的后来了。



在本地念了大学的井之原不再穿板正的校服,一脸认真地物色着三宅健不太在意的书架,只是对于井之原来说太过熟悉的气息略过,他悄悄抬起头,看向要走远的像是偷了小太阳的笑容愉悦地迈着步子的三宅健。
“健……健酱?!”井之原在嘴里比划着口型。
奇迹般的,三宅健也感觉到什么一般地停下追逐冈田的脚步转过头来。
“前辈!”
井之原吓了一跳,确定对方在看自己以后红着脸咧开嘴笑。
准一跟过来上下打量着井之原,然后察觉到什么似的用胳膊肘自认为轻轻地推了一下三宅健。

井之原提着两杯自己从来也舍不得买的咖啡在书店门口等了三宅健很久,冈田抱怨着三宅健怎么没替自己收下那杯咖啡。



匆匆的午后,只有几声寒暄,井之原隐约瞧见冈田打趣三宅健说“那家伙是不是喜欢你呀”之后健酱害羞的样子,遂又开始了长达三年甚至更久的不厌其烦地追逐。



原本约好九点见面,三宅健却不小心睡过头,赶在八点四十八分的时候发了条简讯给井之原说要晚点到。
早已到达碰头地点的井之原反倒抿起嘴向蓝天松了口气,毕竟这是比之前任何一场考试都要紧张的约会,毕竟这是比过去任何一次出行都要兴奋的约会。

再次抬起头时原本万里无云的晴好天气有一半已染上阴霾,雨断断续续地来。
井之原从见面起就一直牵着三宅健的手怎么也不想松开。三宅健偶尔会任性地甩开井之原自己在园区里跑来跑去,健酱笑起来时眼角露出可爱的褶子,全然不顾皮鞋沾到的泥水和白袜子上的污垢。
说实话,明明是盛夏,三宅健也觉得井之原手心汗捂得自己暖暖的。

“我特别感谢,在最热的天气也让我抱抱的你。”
“谁说我让你抱……”
三宅健的额头贴到井之原的传来噗通噗通声响的胸膛。

雨水来了又散,暑气仍旧弥漫。
井之原买了对于现在来说已经不再昂贵的咖啡,两个人仍旧牵着手。
玩惊魂古塔前排着两个小时的队中有井之原好笑或不好笑的段子;
在乐园中央普罗米修斯的火山中过山车随着蒸汽声下落时有井之原在海风中爆炸开的“我喜欢你”的告白。
井之原笨拙地拿起手机拍下三宅健在DisenySea的大水球前酷酷的表情。



看着你的照片描摹你的样子
由于你太像天使所以纸上只留下了翅膀和光环
我有时候总觉得
自己期待睡眠是为了梦见你
渴望醒来是为了看到你


“我本来不想跟健酱说这么土的话,以后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


------------------------------
🍊

【双冈】胡萝卜组

也不知道是一时兴起还是什么,就今天很有感觉所以完成了这篇双冈的小短篇🥕
题目的话本来是想叫冈冈妈妈的幻想世界果然太随便😂所以题文无关辣!
今天也是因为本单位太冷而自割腿肉的熙😥
======================================
“你是不是不是很喜欢我啊?”他总是苦大仇深的犹豫眉头又更皱了一些。
“是啊。”一个月前答应交往的或许现在还可以称为恋人的人不假思索地回答着。
“你再说一遍?”高个子的男生为难地追问。
“我不喜欢你。”得到的答复却更加让人低落。
“再说……一遍。”已经带着哭腔的他还是抖着声音再次确认。

“不喜欢。”
就很干脆。

“那你走吧。”
所以有冈大贵头也没回地离开冈本圭人,其实他也失了神,自从在同学那儿听说他的けいと要去英国读书以后,他做什么都没法过脑地思考了。

汪酱的叫声引起了有冈的注意,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听到冈本的笑声,“你踩到他的粑粑啦!”
“バカ。”
到底谁是啊!



冈本总是静静的,在角落里也自得其乐地轻轻拨着琴弦。高年级的有冈路过那块树荫的时候望见了他,情不自禁走近去跟他打招呼,于是两个小男孩儿会打很久的电话,有冈听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颤抖的声音,挂下电话以后自己也偷偷抹着眼泪。

“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只是最先抛弃我的人是你啊。”

冈本回国是让有冈非常高兴的事情,但他只能悄悄藏起自己的心意,在冈本面前更显出和其他朋友的亲密。
冈本还是会因为害怕双手压着大ちゃん的肩膀埋下头,还是会时不时约大ちゃん出去很远的地方坐缆车,仿佛五年前告别的桥段没有发生过,仿佛他们只是重新认识了而已。



那天在外面淋了雨的有冈瑟瑟发抖的钻进冈本的车里来,沾了水的刘海分开来,贴在他好看的额头上。冈本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小心翼翼地递给对方,“可我记得刚才见大ちゃん的时候,他穿着外套呢呀”一面这样小声地嘀咕。
小小只的有冈陷在副驾驶座位里,鼻尖被冻得红扑扑的,轻巧的呼吸被雨声盖住。

很可爱,非常可爱,冲击性可爱。

雨下得太大,冈本就近把车停下。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能是两个人悄悄呆在车里等着心意相通。

“你从来也没有,说过喜欢我呀。”有冈冷不丁地来了这样一句。
“啊……嗯……”冈本支支吾吾,突然他也害羞得像个少女,于是眉头一紧,微微转头看向有冈。
副驾上的孩子最近是十分乖巧的黑色直发,看不清他藏着太阳的眼睛,只瞥到他稍撅着的嘴。

这种气氛是不是很适合接吻呀,可是自己明明怕得连喜欢都说不出口。

外面雀跃的雨水声竟衬得车里的空气微妙地凝固住了。
冈本左手撑着座椅慢慢倾斜身子,眼睛不时瞟向努力保持扑克脸的有冈试探他的反应,根本分不清这前所未有的心跳声是两个人中谁的呼告。
冈本的指尖触到有冈身上的自己的外套,接着他把手掌也轻轻覆盖上,一点一点,想把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拉近。
直到有冈的下巴碰上冈本的右肩,轻巧的呼吸声在冈本耳边围绕,只是这样,那个原本远离家乡独自生活多年的少年也感动得要哭出来了。



结果本来想说的“喜欢”变成他内疚的一声“谢谢”。
脑海里勾画的深情接吻被世界上最温柔的拥抱取代。


======================================
可能很多温柔的J饭刷到这一篇还会想 诶我怎么还关注了这么一个爬墙狗啊😣
很久不写东西脑子真的非常干涸了 效率也很低所以就 取关随意辣><
特别开心遇到lofter上给我超多自信的大家❤️

【伦太郎先生

【丿啃】Red/

这篇叫红 是不是很契合新年☁️虽然是乱起没错(x 而且快半年没写文果然还是特别紧张
还是之前那次诈尸《个人限定》的黑社会设定 没有看过的呢有兴趣可以赏光
写东西的初衷是因为新年 还有一直在的 今天才到的 所有对窝的小心思有一点点喜欢的各位
真的非常感谢!
不知道有没有雷和bug/还是希望喜欢❤️
---------------------------------------------------
“Innochi…”
“哎?”
“我想退休。”
三宅健头歪在正襟危坐的井之原宽厚的肩膀上,身旁的窗透着新干线途径的田地小山和天然镶嵌般的可爱民宿。
这是井之原和三宅健搭档的第三年。
“你才多大啊!”虽然这话潜意识里是“什么你不想和我做partner了?”
“可是我好累啊,什么枪林弹雨都不怕都是假的啦!”三宅健黑西服上血滴的味道仿佛总也洗不掉。“而且,”他小小的脑袋正了起来,“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次的任务是前往神户和山口组的人一同争夺的一座废弃船厂的所有权,当然这只是表面,实际只是两个组织和美国人的假币勾当。利用船厂直接进行海外交易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但在山口组的地盘只怕凶多吉少,然而这个重任只委派了组织里才排上位的井之原和他的搭档三宅健开路。

“而且听消息说山口组打前阵的是松冈先生啊!”三宅健小声担心着,“你舍得和你师兄对峙?”
井之原不怎么说话,每次任务他的宗旨都只是保护好三宅健。
“只要不伤你。”
三宅健的瞳孔放大,随即又享受地眯起来。“那我们这一次也不能死。”

冬日的阳光洒进窄小的车厢,三宅健还幻想着自己能天然地坐过站就不会有神户的噩梦了。
井之原喊醒他的时候迷糊的双眼只能看到窗外的黑夜繁星。
“我听人说说出‘干完这票我们就回回老家结婚’的话都不会是什么好兆头,但我想你如果愿意我们就这样做吧。”井之原腼腆地说着,脸朝前方丝毫不敢偏向三宅健。
“结什么婚啦!”三宅健明显捕捉到了话的重点,“要是被坂本前辈听到又要取笑你了。”
坂本先生“不要拿工作时间调情”的语气又回响在两人耳边。苛刻的坂本先生此刻,应该也在
担心吧。


趴在草丛里三宅健的双眼透过袖珍的望远镜极力地看着不远处的宅邸,呼吸的声音都被调到最小最小,连一直胸有成竹的井之原都不敢再发出声响。
“山口组果然和美国人有提前来往,这太麻烦了,到处都是些背信弃义的小人。”
两人身后传来铁门碰撞的响声,出逃的唯一途径快被这一道道声音堵住。
“糟———”
手电筒的光闪入三宅健的眼眶,“你快走啊!”三宅健边掏着腰带上别的枪边推开井之原,“我去引他们,要是你再被山口组抓到肯定二话不说地爆你头。”井之原并没有犹豫,只抓住三宅健的胳膊往身后一甩,抛一句“帮我在八点钟方向的松树下藏把枪”然后跳出草丛。

三宅健边跑边哭,他不知道井之原看他时那是不是最后的微笑。
对于两个年轻的守门人原本老练的三宅健失神地中了一枪以后才哆哆嗦嗦举起武器直击对手。广场中心频传的枪声掩盖了他的狂躁因而没有被注意,他下意识地亲吻了留给井之原的那把小枪后躲进黑暗中。



“你觉得我还会再放你?”
“至少您不会现在就杀人灭口。”井之原该死的凛然正气让组织的人都为他骇然。
松冈抿抿嘴,“我们是不是该等你的伙伴来。”
“我说了我是一个人。”
“那你没用了。”松冈举起枪枪口顶着井之原的太阳穴,“不过这样也没意思,”松冈贴近井之原的脸微声道,“希望你跑得了。”然后抬起手示意其他的人放下枪。
“你真是变得越发残忍了,那个小孩儿有什么好呢,为他杀我们这么多弟兄。”
“您先担心一下我要是跑了您如何交差的事吧。”



三宅健蜷着身体靠在山口组宅邸的高墙外,白色的墙面沾着新鲜的血液,他一次一次地深呼吸用越发无力的手按住肩上的枪伤。

诚然吵闹的东京每天都像在过节让人心生烦腻,可新年的伊始,谁也不会想听到枪声,因而特别想要回到那里。

“健。”井之原虚弱地喘着气,“你怎么跑这么远啊我找你好久。”
“你这样子谁开车啊……”三宅健看着井之原哆嗦的手满是鲜红,爬过去紧紧抱他,泣不成声。
寒冷的空气冻得伤口麻木,“抱歉,我下次小心。”



那可爱的小小的空气块儿融到我的肌肤
柏油路面荡漾着雪融化的清香
你的笑酿开了冬日的花
你的坚韧点燃了万里的黑暗
你泪光点点 你莽莽撞撞
你能再给我些暖暖洋洋吗?
“于是我知道 我在这世界上不会没有清泉和草坡
也不会没有我的小木屋”

回东京看灯,纵风雨飘摇,与你再一年。

---------------------------------------------------
新年快乐🎍🎋
❤️各位都学业事业有成
以及私心地希望自己高考能顺利

元旦时候的扫图了突然想拿出来做个桌面
图源@YOYO_鱼
p2是okada的anan连载 V表纸的新一期前些日子才收到 不敢在淘宝上找代购了orz